iPhone SE说明两件事:苹果卖不动了以及库克为库

  虽然早有爆料苹果将会推出一款中低端产品,但是iPhone SE(第二代,以下简称iPhone SE)亮相的时候,还是让我们大为震惊——在售价仅为3299元的基础上,A13处理器、IP67防水防尘、Touch ID等旗舰配置应有尽有——这还是我们熟悉的那么产品售价堪比“轻奢”的苹果吗?

  作为一家早已在高端领域扎根的厂商,在没有外力的影响下,苹果一定不会主动降价削弱自身的产品利润,影响品牌调性。因此,当我们将iPhone SE与iPhone数字系列放到当今的手机大环境下,就能发现 ,苹果此举深层次的含义,似乎也折射出了手机行业的深远变迁。

  事实上,剔除iPhone SE第一代以及iPhone 5C这两款孤立的、试错性的、不成体系的产品来看,近两年,苹果iPhone产品的售价也出现了下跌的趋势。

  早在2018年,在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萎缩的大背景下,苹果将iPhone的起售价从之前的699美元提升到749美元,但是这并没有挽回iPhone的营收。苹果2019年Q1财报数据显示,虽然这个季度恰逢圣诞促销以及新品上市,但是iPhone的销量和销售额分别下滑了11.5%和14.9%。

  因此,2019年,苹果又将iPhone的价格定回了699美元。另一方面,虽然苹果官网咬紧牙关不在新产品发布前降价,但是渠道的iPhone售价却屡屡下探,比如在2019年618期间,原价6499 元的iPhone XR就下探到了4500元。

  之所以iPhone提价受阻,被迫降价,除了智能手机行业持续萎靡外,也与安卓阵营的步步紧逼有着莫大的关联。

  从国内智能手机市场来看,为了抢占更多的市场,手机厂商纷纷使出浑身解数,企图从竞争对手口中抢下一款蛋糕。比如曾经主打线下的智能手机品牌OPPO和vivo,在2019年内,就分别推出了不下三个专注线上的产品系列,企图通过高性价比,实现品牌的二次飞跃。而小米、华为也在不断通过田忌赛马的策略,进军5000元左右的高端智能手机领域。

  我们再反过来看苹果,一方面其依然保持着一年一更的悠闲产品节奏,另一方面,产品的售价也不顾行业的平均水平,直接上探到了万元左右,等待它的结果必然是“卖不动”,只能被迫降价。

  从数据来看,iPhone起售价降低以及持续不断的降价促销确实有了一定的成绩,以2019年Q3苹果大中华区的数据为例,其营收仅下跌了4%——对比此前20%的跌幅有了不小的收窄。

  不过,虽然通过降价,iPhone在高端产品可以勉强立住脚跟,但是不能忽视的是,智能手机整体的市场规模是萎靡的,iPhone所贡献的营收是下跌的,竞争对手是富有进攻性的。因此,苹果绝对不能坐以待毙,只能寻找“卖更多”的途径——我们也就见到了iPhone SE。

  虽然从外观和某些参数来看,iPhone SE在当今的智能手机市场并没有绝对的竞争力,但是在低售价、iOS、“苹果”品牌等多方面优势的影响下,iPhone SE还是可以收割一部分潜在的此前没有触及的用户。

  以京东平台为例,4月15日晚发布开启预约两个小时后,iPhone SE的预约量就达到了35万人。首销第二天,iPhone SE在京东的销量就超过了8万台,作为对比,小米10 京东单月销量也不过13万台。

  可以预见的是,随着智能手机市场的竞争加剧,苹果在中端市场逐渐尝到甜头,其必然会将SE成系列化,进而改为上半年更新SE,下半年更新数字系列的双产品线策略。而从市场来看,随着iPhone SE的问世,目前依然在苦苦坚守中低端智能手机产品线,没有完成高端化转型的厂商,无疑将会面临更严峻的压力。

  苹果降低产品售价,最大的隐患就是直接影响产品的利润率,进而削弱公司的营收。而从2017年开始,穷则思变的苹果通过发布AirPods耳机找到了一条消化iPhone流量,再造营收的道路。

  具体来说,得益于封闭的生态,苹果只要发布一系列与iPhone强绑定的软硬件产品,在iOS超15亿的终端用户刺激下,必然会直接促进这些产品的下放。

  此外,2019年初,苹果还为News+、Card、Arcade等软件产品专门开了一次发布会,宣布将成为一家“服务企业”。发布“软产品”的下一个季度,2019年Q3,苹果的服务业务营收就达到了114.55亿美元,对比去年同期的101.70亿美元增长了13%,占总营收的21%,仅低于iPhone类目。

  顺着这个逻辑,只要iPhone的市场份额足够大,那么其就可以带动服务业的营收,而iPhone单品的利润率将不再是苹果关注的重点,因此,从这个角度来看,“平民版”的iPhone应运而生也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
  虽然通过产品下沉,发布千元机,乃至可能发布的百元机,苹果目前找到了一条弥补营收下跌的方法,但是长期来看,苹果依然有不小的隐患。

  目前来看,萦绕在整个手机行业的达摩克里斯之剑,就是手机市场出货量的下跌。虽然智能手机厂商都认为5G将力挽狂澜,重振手机行业雄风。但是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,2020年1-3月,中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4895.3万部,同比下降36.4%。CCS Insights预测,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的销量将会暴跌1.5亿至12.6亿部。

  在这个环境下,苹果发布iPhone SE,仅可以获得暂时的数据上升,并没有跳脱出整个行业下旋的怪圈。就像阿西莫夫在《最后的问题》所表达的观点,不设法跳出颓势,沉溺于温柔富贵乡最终的结果只有毁灭。

  事实上,苹果目前所面对的问题,也是整个智能手机行业内的厂商所面对的问题,而苹果所选择的通过降低产品售价,通过服务赚钱的策略,也不过是苹果根据自身优势做出的最优解。

  在安卓阵营,由于底层技术的限制,以及用户没有“果粉”那么高的贡献力,大部分选择了切入以智能电视为代表的IoT领域。比如华为在2019年初,就宣布打造以智能手机、智能电视为中心的全场景战略。

  虽然安卓阵营的厂商选择横向拓展产品线,看似比苹果继续在手机市场涸泽而渔想象力更大,但是一方面智能电视目前也已经进入了存量增长阶段,另一方面IoT产品的营收模式以及不具备计算平台的属性,也限制了该领域未来在消费者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性。

  归根结底,不论是苹果选择继续纵向挖掘iPhone的剩余价值,还是安卓阵营主流的选择IoT战略,都没有触及智能手机行业江河日下的现实,不过是在继续空耗智能手机的资源。

  不过,好的一方面是,以苹果、华为为首的智能手机厂商也在积极推进智能汽车、AR眼镜等相关业务的建设。现在的问题就是,智能手机余下的资源,还能不能帮助这些厂商撑到计算平台迁移的那一天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比奔驰S还私密?苹果提交有色车窗玻璃专利:单
下一篇:搜狗学术

 

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
热点资讯 Hot spot
iPhone12什么时候上市多少钱?苹果iPhone12售价多少
服务热线

http://www.wadingrivergarden.com

印象彩票,印象彩票平台,印象彩票官网,印象彩票开户,印象彩票注册,印象彩票投注,印象彩票登录 版权所有

网站地图